平和脉脉背后的须要缺口,被淘汰导盲犬得到新幸福

图片 3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2019年,位于广州的中国导盲犬南方示范基地新来了一名国际导盲犬导师李苑甄。李苑甄来自香港,做导盲犬导师已经有7年时间,目前已经训练了十几只导盲犬。

目前,我国有1700万视力残疾人士,正在服役的导盲犬却仅有不到200只,导盲犬需求缺口巨大
“有你带路,不再孤独,一步一步,岁月中散步”当由梁咏琪作词、演唱的片尾曲《谢谢…

预备导盲犬淘汰率高达70% 5只淘汰预备导盲犬已有4只找到新主人

李苑甄一开始是经营宠物店的,很喜欢动物,后来申请当导盲犬的寄养家庭,机缘巧合开始接触导盲犬的工作,从训练员慢慢成为国际导盲犬导师。她在家里养了4只猫,还收养了一只流浪狗。据悉,目前全国通过国际导盲犬导师GDMI考试的训练员极少,李苑甄就是中的一个,现为中国导盲犬南方示范基地主任。

目前,我国有1700万视力残疾人士,正在服役的导盲犬却仅有不到200只,导盲犬需求缺口巨大

被淘汰导盲犬获得新幸福

无论天冷或是天热,训练员都要带着狗狗出去训练,还得进商场、坐地铁。

“有你带路,不再孤独,一步一步,岁月中散步”当由梁咏琪作词、演唱的片尾曲《谢谢你走在我前面》在影厅响起,观众还沉浸在电影《小Q》带来的温暖与感动中。

“饼干”“多利”和“永利”三兄弟

从训练员到导师,这条路是很漫长的。李苑甄最开始的时候也想过放弃,因为导盲犬要适应不同的天气工作,所以无论春夏秋冬,天冷或是天热,导盲犬训练员每天都要带着狗狗出去训练。训练热了满身汗,接着又得进商场坐地铁,吹多了空调,那时李苑甄每个礼拜都会感冒一次。每天走5-6个小时,走到膝盖肿起来。这些她都坚持了下来。她说,如果因为这些小小的辛苦就放弃,会对不起那些在她身上付出心血的老师。

《小Q》是我国首部导盲犬题材电影,今天正式公映。

近日,因要离开训练基地而成为网红的广州赛北斗导盲犬服务中心,再度引起人们关注。该中心一周前在公号上发布了《5只淘汰预备导盲犬寻找新家庭》的文章,仅仅几天时间,5只认养费5000元/只的导盲犬中,已有4只找到了新的主人!这并不是基地首次进行淘汰犬的认养,从成立至今,四年时间里,已为几十只在训练中被淘汰的导盲犬找到新家庭,其预备导盲犬的淘汰率高达70%。

中国内地的导盲犬其实是不能出国的,因为到目前为止内地并没有一所导盲犬机构获得国际导盲犬联盟的会员资格。李苑甄来到广州工作以后,希望能调整基地的训练模式,让基地可以申请加入国际导盲犬联盟,希望从基地训练出来的导盲犬可以走出国门。

电影中,导盲犬小Q与中年失明的蛋糕师李宝庭相依为命,温情脉脉。
“它,是你的人生一部分; 你,是它一生的全部。 ”

导盲犬为何淘汰率如此之高?淘汰预备导盲犬和正式毕业上岗的导盲犬,以及宠物犬有什么区别?为何设置5000元认养费?被认养后淘汰预备导盲犬的生活如何?带着这些人们既好奇又关注的问题,记者实地走访了一个认养家庭,了解被淘汰预备导盲犬“饼干”重新回归家庭后的幸福生活。

导盲犬同视障人士一起训练。

回归现实,国内导盲犬事业现状却不容乐观。
目前,我国有1700万视力残疾人士,正在服役的导盲犬却仅有不到200只,导盲犬需求缺口巨大。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杨欣、王楚涵

基地一开始用于训练的幼犬,大部分由当地人赠送,是用来做宠物犬而不是导盲犬,在体格上没有严格要求。李苑甄发现,很多预备导盲犬从寄养家庭送过来评估时,如果参照国际标准,很多都要被淘汰。有的是后腿髋关节不达标,有的是性格过于活泼,对新鲜事物反应过于敏感,见到陌生人过于兴奋……

1∶35

图/受访者提供(除署名外)

一旦预备导盲犬被淘汰,有的训练员可能会面临没有合适的狗可以训练的情况。一开始有的训练员会不太理解,但李苑甄不想等到大家在有瑕疵的狗身上花了很多时间精力后,才知道这个预备犬最终是不能使用的。经过一段时间的潜移默化,有些训练员也会主动告诉李苑甄,“这个狗的后腿髋关节好像不太好,可能要淘汰了。”这让李苑甄很欣慰。

在电影《小Q》原著、畅销书《再见了,可鲁》中,作者石黑谦吾记录了20年前日本的导盲犬事业发展状况:
根据日本盲人社会福利设施协会调查数据,1999年日本服役中的导盲犬大约850只。

淘汰是因为不想让它“冒险”

李苑甄带着狗狗出去训练。

同样是20年前,美国约有6000只、英国约有4000只活跃在第一线的导盲犬。

2017年6月,由于髋关节检测不合格,一岁半的预备犬“饼干”被淘汰。对于“饼干”这样的预备导盲犬而言,从出生那一刻就开始进行一场胜算甚微的淘汰赛,两年的时间里,只要有任何一关不能顺利通过,就会被淘汰。导盲犬服务中心的训练员阿霖告诉记者,淘汰的预备导盲犬,并不是因为有各种病痛或严重问题,而是因为身体素质、心理素质等方面不适合做导盲犬。

经过训练员的不断学习以及参照国际标准,基地目前淘汰了性情非常温和且成绩良好、但在体格上略有不足的预备导盲犬11只,如今达到年龄且正在训练的预备导盲犬仅剩3只。导盲犬的训练周期长,淘汰率达70%。

相较于导盲犬事业发展时间更长的发达国家,我国起步较晚。
我国第一家导盲犬培训机构——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2006年5月成立。
此后,上海、郑州、广州等地相继建立了导盲犬培训、服务机构。

髋关节不合格是很多狗狗都会存在的问题。“这是先天性的,但这完全不妨碍它们正常生活玩耍,只是不适合作为导盲犬去接受训练。”阿霖解释道,导盲犬的训练强度较大,严重的髋关节问题,会导致狗狗剧烈疼痛,休息后站立困难,会跛行甚至瘫痪。“我们不想让‘饼干’冒险”。

现阶段,导盲犬南方示范基地每只导盲犬训练成本超过20万元,而基地正在沟通联系中的视障人士申请人逾百人,收到申请意愿4000余份,并且数量仍在不断上升,导盲犬培养数量和培养速度远远跟不上需求。这是李苑甄和同事们正在努力解决的事情。

如今,导盲犬正面临严重的供需矛盾。
“我们一年能训练出4条导盲犬,登记、等候使用导盲犬的视障人士有140人。
”广州市海珠区赛北斗导盲犬服务发展中心建立于2015年,该中心主任、国际导盲犬训练师李苑甄在接受中国慈善家采访时,分享了相关数据:
供需比1∶35。

认养家庭:接纳的是一位家人

李苑甄更关心导盲犬是否在快乐、舒适、自由的环境下接受训练。

较为久远的导盲犬培训历史,能够为导盲犬事业奠定一定基础。
来广州之前,李苑甄曾在美国、中国香港等地的机构进行导盲犬培训。
她分享说,英国导盲犬学校已有近百年历史,美国已有60年历史。
在李苑甄曾学习、工作过的导盲犬学校,平均每一两个月就有一期毕业典礼,每年有超过100只狗狗毕业成为导盲犬。

被淘汰的预备导盲犬“饼干”在梁小姐夫妇家里正过着这样的幸福生活。“当时在需要认养的狗狗里,我们一眼就看中了‘饼干’,它的样子最可爱,眼睛黑黑的、杏仁眼、双眼皮,很漂亮,给人感觉也很温存、很乖。”在认养“饼干”之前,梁小姐夫妇俩已经养了一只黑色拉布拉多“多利”和一只小奶狗“永利”,想着给另外两只狗狗做伴儿,便从基地认养了“饼干”。来到新家庭的“饼干”,很快就融入了大家庭的生活,不仅受到梁小姐夫妇俩的喜爱,跟家里的两位“哥哥”也相处得十分融洽。“现在它们‘三兄弟’一起睡、一起玩,小区里邻里街坊都很喜欢它们,有时候看到我们没牵狗狗出来,还会问我们,‘今天三兄弟怎么没出来?’。”梁小姐笑道。

除了要改变训练模式,李苑甄会更加注重导盲犬的福祉,关心它们是否在快乐、舒适、自由的环境下接受训练。因为训练过程中的每个细节都会影响到盲人将来的安全。

“经常被拒绝”

即使已经融入家庭生活两年,离开基地的“饼干”仍能认出训犬员阿霖。“你看它走路的样子,还是跟以前一样,有点外八。”话音刚落,“饼干”就已经跑到阿霖身前,开心得跳起来,扑在阿霖身上。“饼干”记得的不仅是阿霖,遇事冷静、能听懂简单指令……这些曾在基地受过的训练也一直保留在它身上。

每一只导盲犬毕业,配对到合适的使用者,也就意味着朝夕相处的导盲犬要离开李苑甄了。她其实很不舍得,但看到狗狗作为一只导盲犬上岗,很自信、很精神地站着的时候,她也觉得自己应该放手。

盲人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依法保障的权利。

“基本的坐下、站立这些指令它都能听懂,带它去照相,叫它定在那里,它就会乖乖地坐着照相,买东西的时候让它在外面等着,它也乖乖地坐在外面,不会跟其他狗狗打架,也不会打扰旁人。”在记者和训犬员阿霖离开的时候,“饼干”靠在梁小姐身旁,摇着尾巴目送阿霖。此时,它不仅是梁小姐夫妇生活中,既阳光活泼又有良好素养的“优等生”,也是这个大家庭中的一分子。

对于盲人来说,每一次出行能够平安到达目的地,视障人士是把生命交给导盲犬的。导盲犬可以为视障人士带来更加独立、更加有尊严、更加自由的生活,可以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这就是导盲犬的精神。

2018年10月,盲人民谣歌手周云蓬开始了和导盲犬熊熊相伴而行的生活。
近一年时间里,他和熊熊共同过着规律生活,带着熊熊散步,体重也从160斤降到130斤。

每一只导盲犬都是最优秀的毕业生

釆写/摄影:南都记者 李琳

“熊熊不单是工作犬,陪伴作用也非常大,生活的陪伴、心理上的陪伴。
”在接受自媒体FigureVideo采访时,周云蓬分享了自己生活的变化。

据悉,导盲犬作为工作犬的一种,对犬只的体格、性格、技能方面有极高要求,目前全国各大基地预备导盲犬淘汰率高达70%甚至80%。“由于服务人群的特殊性,我们必须慎之又慎,确保每一只导盲犬都是最优秀的毕业生。”

但与此同时,他在使用导盲犬的时候,也遭遇到一些困境。
因为工作需要,他要到外地出差参加活动。
而在杭州,他曾遇到酒店不让导盲犬入住的情况。
此外,他也曾在微博分享,在乘坐国内一些航班时,面对着许多繁琐手续。

成为优秀毕业生,需要经历一场漫长且严格的拉力赛。在正式训练前,导盲犬基地会先将出生后3个月的幼犬,安排到事先筛选的寄养家庭,进行为期7个月的寄养。

“导盲犬事业的发展,需要社会接受度再进一步提高。”
李苑甄说,导盲犬需要到室外很多地方实际训练。
但广州很多地方,都不让导盲犬去,这对训练造成了一定阻碍。

从寄养家庭回来后,通过性格及行为整体评估后的狗狗,才能进入正式训练阶段。这一阶段的训练包括引路训练和共同训练两部分,为期6~9个月。

“广州是一线城市,这里对于导盲犬的社会接受度相对较高。
但是,我在跟导盲犬和导盲犬使用者开展共同训练时,每天都会遇到很多拒绝的情况。
”李苑甄说,搭公交车、坐地铁、去餐厅,经常被拒绝。

寄养家庭阶段是为了培养狗狗与人类的亲密度,以融入城市社会生活;基础服从训练是纠正狗狗的坐卧立行、吃饭睡觉等基本动作,为下一步工作训练做准备。工作训练是为了教它作为一只导盲犬的基本职能,如认识、绕开、指示障碍等指令。这个过程中,还要进行性格测试,任何一个阶段过不了,都会面临被淘汰。

大众对于导盲犬的误解,不仅来自对这种工作犬的陌生,还有日常生活中对养狗不良习惯的印象。
有些养狗人对自己的狗在街上随地大便视若无睹,不清理。

认养费为了让认养家庭更有责任感

另外,一些狗会不停吠叫,也让很多人怕狗。
“有时候我带狗去训练,从一个老人家身边走过,也会被说,你走开,不要走那么近。
”李苑甄说。

据基地训练员介绍,认养通知发出后,很多家庭有认养意愿。目前5只淘汰犬中,4只淘汰犬已被认养,还有1只正在确定认养家庭。

导盲犬多采用拉布拉多猎犬、黄金猎犬或德国牧羊犬等中型犬。
这种大小的狗,可以在汽车将撞到主人时对主人予以保护。
在美国,德国牧羊犬也常常被拿来当导盲犬培养。
其他人看到体型比较大的德国牧羊犬,也不会有太大反应。
大众对于狗的接受度高,也是因为主人做得很好,遛狗时会及时清理粪便。

对认养家庭的选择,基地也有较为严格的标准。在基地发出的认养淘汰导盲犬一文中,明确写出对认养家庭的基本要求:有固定住所及稳定收入来源、做到不抛弃不放弃、做到文明养犬,能接受基地的后期跟踪回访。训练员阿霖表示,必须和有认养意愿的家庭进行多次沟通和实地了解后,才会确定最终的认养家庭。

25万元—29万元

对于这笔认养费,基地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5000元的认养费用,一方面是为了让认养家庭对狗狗更有责任感,另一方面是为了维持基地的可持续发展,以培养更多出色的导盲犬。“5000元的门槛,也是为了让真正有能力照顾它们的人与它们相遇,现在被认养的狗狗都过着很幸福的生活。”

培养导盲犬的目的是让它成为视障人士的眼睛,给他们以安全、体贴的道路与方向的导航。
这意味着导盲犬的筛选非常重要。

《再见了,可鲁》中,石黑谦吾曾这样记录对于狗狗的要求:
当招呼它们“过来”的时候,马上就做出反应跑过来的小狗,是不适合当导盲犬的。
反应并不是太快,经考虑一下再爬过来的、不受人的声音及物体发出的声音影响、似乎很沉稳地在想“怎么办呢”的小狗,更适合做导盲犬。

李苑甄也表示,国外在进行狗狗筛选时,很重视狗狗本身的个性,还有它们训练时候的情绪。
广州市海珠区赛北斗导盲犬服务发展中心在挑选狗狗时,65%-70%的小狗都会被淘汰掉。

“国际训练标准在训练时用的方式以鼓励为主,不会强迫狗狗做人类希望它做的事情。
在筛选中观察狗的原本个性是十分严格的。
如果在训练过程中,强迫一些狗狗违背它的个性去做一些事情,给它很大的压力。
例如:
如果狗狗很活泼,容易兴奋,训练员强迫它安静下来,那么它可能能够短暂安静。
可是当把狗狗交给新主人,它原本的个性还是会跑出来,这样和真正的导盲犬标准有一段距离。
”李苑甄认为,在筛选环节应更加严格。

导盲犬一生中要经历三次离别。导盲犬培养的三个阶段也需要导盲犬培训机构努力完成。

第一阶段,当狗狗8个星期大时,会被送到寄养家庭。
由寄养家庭负责把小狗,按照训练师要求养大。
过寄养生活这一时期对培养小狗对人的信任、意识到人类是它的朋友能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
虽然时间很短,但算得上极其重要的一年。

当狗狗12个月大后,就可以回到培训机构。 接受训练前,要经过两道评估:
一方面是兽医对它们的身体状况进行检查、评估。
身体检查通过后,训练员要对狗狗进行个性评估,带它去很多不同地方,看狗狗接触不同情况的反应。
李苑甄举例说,比如,带狗狗过马路,在马路中间停下来,狗狗身边有很多车经过,会有很大声音发出来,这时候会观察狗狗的反应,看它很怕、跑掉,还是会安静地等待。

通过身体和个性检查的,才可以进入第二阶段的引导训练。
这个阶段大概6-9个月时间。 训练后期,训练员会戴眼罩和狗狗走路段。
狗狗会在路上遇到手推车、电车、天桥、扶梯等障碍物和人。
狗狗只有带着训练员安全通过10次这样的不同路段考试,才有资格通过训练。

第三阶段训练是共同训练。 使用者和狗狗进行配对。 时间大概4星期时间。
使用者要学习如何照顾狗狗,如何向狗狗解释目前发生的情况,学习发现导盲犬身体状态。
如果导盲犬和使用者能够配合得很好,则配对成功,小狗可以毕业,成为真正的导盲犬,和视障人士正式生活在一起。

李苑甄推算,一只导盲犬从出生,到最终完成共同训练,培养成本为25万-29万元人民币。

训练员不足

与导盲犬不足相对应的是,导盲犬训练师不足。

如果仅仅是喜欢狗,并不能成为训练师。 对于导盲犬训练师的培训极其严格。
在日本,有很多人想报名成为导盲犬训练员,但至少3年甚至长达5年的培训进修时间里,中途放弃的人非常多。

在国际上,只有导盲犬导师才有资格既训练狗,也训练人。
想要成为导盲犬训练员,必须跟着导盲犬导师学习,并最终通过考试。

李苑甄介绍说,训练包括两部分:
一部分是理论内容,一部分是训练技术的实习内容。
在实习部分,只有成功培养出6只导盲犬,之后再在考试中考到70分以上,才可以合格。
这样一整套训练下来,导盲犬训练学员要经过2年多甚至3年时间,才能成为训练员。
由导盲犬训练员到当上导师则又要4年。

广州市海珠区赛北斗导盲犬服务发展中心现在有3个训练学员,而中心目前只有10只正在培养的狗。
如果按照1个人成功培养6条狗的要求,中心还需要再引进更多的导盲犬小狗。
这样,训练学员才有机会早日成为训练员。

训练员工资待遇不高,也是人力不足的重要原因。
媒体曾报道,在日本读了心理学硕士的王鑫,回国后在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做训练员的新闻。
王鑫的母亲是一名盲人,在导盲犬帮助下生活质量大有改善。
她每天工作16小时,月薪仅3000元。

还需要大量支持

培养导盲犬需要花费大量资金,导盲犬训练员数量不足,社会公众接受度有待提高多方面因素导致导盲犬服务行业还远不能满足需求。

导盲犬事业在国外也曾经历艰难发展历程。
20年前的日本,花费在培育导盲犬上的巨额资金,都来自政府的补助或一些慈善机构。
而欧美国家在当时已经有来自企业的巨额捐助。

“支持导盲犬发展,让视障同胞有更多导盲犬帮助他们出行。
”电影《小Q》7月底全国大规模点映,主创团队进行路演时,曾带着导盲犬走进高校、影院等场所,向大众普及导盲犬常识,希望提高大众对于导盲犬的接受度。

如今,国内导盲犬社会组织的生存发展也面临着困境。
无论是大连还是广州等地的培训机构,都需要持续募集善款。
目前,广州市海珠区赛北斗导盲犬服务发展中心规模还比较小,没有来自政府、企业的支持,主要靠社会大众捐款支持自身发展,机构的运作维持比较艰难。

“政府一直在支持发展导盲犬事业,但是我认为可以再多一点宣传。
比如可以在电视广告、张贴海报等形式,让不同的人可以看见。
”李苑甄同时提出建议,希望政府能够立法支持导盲犬在公共场合的训练。
她希望有能力的企业、社会大众,能更多关注、支持导盲犬事业,有力的出力来做志愿者,有钱的出钱向导盲犬社会组织捐款。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值班编辑:武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