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知道,美女与野兽

——致孩子

 有一位王子,他整天玩弄女人,羽忆琪看不下去了,诅咒了王子:这朵玫瑰花如果凋谢,你就是学会了爱和被爱。如果没有凋谢,你会一直是野兽

曾经它也只是凡物,由于天生就长了三个脑袋,它被父母抛弃了,将嗷嗷待哺的它丢弃在森林里,孤苦无依的它,只能躲在森林的暗处,以捕杀小兽而活,可它天生就喜欢和人类接触,但是除了三个脑袋之外,它还长着一身似黑非黑,又像是瘌痢头般恶心难看的皮毛,只要见过它的人类,都将它当成恶魔,比作妖怪,他们用石头扔它,用火把来驱赶它,即便它从未伤害过人,人类仍将它归为凶残的野兽,开始无休无止的猎杀它,为了生存,它只有张开獠牙去反击,就像是噬血的野兽,然后,它伤心地回到森林最黑暗的地方,将自己隐藏起来。
偶然的一天,冥王来到森林,他是因为人类的求助而来猎杀它的,但他并没有被它的丑陋吓到,也没有杀它,只是将他带回了冥界,让它做一只看守地狱之门的守门犬,它尊他为主人,恪守职责的日夜看守者黄泉之门,但是它渴望与人类接触,总是下意识的在那些死后的人类变成魂魄来到黄泉之门时,想要和他们玩耍一下,可是那些小孩子见到它就嚎啕大哭,而大人则是退避三舍,用惊恐的眼神看着它,仿佛它是最可怕的东西,这让它哀伤不已,它开始不再接近人类,用爪子和獠牙去守护自己最自卑的心灵。
地狱三头犬,这个惊悚的名字随着它凶恶的武装,变得更为骇人起来。
在它以为永远都不会有人喜欢它的时候,阿尔缇妮斯出现了,尽管那时她才只有六岁,可是每次来冥界,她都蹲在它休憩的山洞口,呼唤着它的名字,就算它用最锋利的獠牙和爪子对着她,她也不怕,总是带着如春分风般的笑脸,轻唤着,“凯洛贝罗斯,我们一起玩吧!”
它不理她,因为心底很清楚,自己是丑陋的,没有人愿意和它玩在一起,可是阿尔缇妮斯不气馁,总是想着法子来和它嬉闹,她用小手抚摸着它恶心的皮毛,小小的身子骑在它身上,拨弄着它的耳朵,或是撬开它嘴巴,玩弄她的牙齿,亲切地叫着,“凯洛贝罗斯,一起玩,一起玩嘛。”
它的干涸的心开始湿润起来,它开始万分期待她每次的到来。
有一天,它照例看守着黄泉之门,有个死去的小孩魂魄被绊倒在门口,哭泣着,它走过去,想要安慰他,可是他一见到它的样子,惊恐的连连后退,嘴里嚷叫着,“妖怪,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它退却了,转身打算回到黑暗的洞中,空中突然传来阿尔缇妮斯甜美的声音,“凯罗贝洛斯才不是妖怪,它是最可爱的。”
她缓缓从空中降落,对着那个惊恐万分的小孩大叫道,“不许你这么说凯洛贝罗斯。”她眼里的愤怒,将她美丽的紫色眸子染上了一层金色,齐腰的银发在昏暗中闪现着比月光还要皎洁的光芒。
那个小孩哭泣着,“它好丑,皮毛就像是化脓般,它好丑。”他叫嚣着,在被送进了黄泉之门时,眼神中的恐惧像把利刃,让它自卑,让它厌恶自己的皮毛,它再一次躲回了黑洞中,独自在黑暗中舔着自己伤痛的心,对于阿尔缇妮斯的叫唤也不再搭理。
或许阿尔缇妮斯是死心了,也离开了,好久好久都没有再来,它以为她也讨厌它了,当它以为再也见不到她的时候,她又出现了,它欣喜若狂,但看到她的时候,它呆住了,她的头发没有了,她那美丽的银发不见了,她竟然变成了一个小光头。
在它诧异间,一道银光包围了它的身体,当银光消失后,它愕然的发现,自己身上那层丑陋恶心的皮毛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如银缎般光泽亮丽的银色皮毛。
“凯洛贝罗斯,再也没有人会说你丑陋了!”她甜甜的笑着。
它看着身上的美丽毛皮,那色泽就像是往日她的银发。
“我终于把头发蓄到你可以用的长度了,你喜欢吗?”
那一瞬间,它明白了,她把头发剪掉了,它身上的毛皮就是她的头发所变得,为了不再让人说它丑陋。
之后,凡是经过黄泉之门的人,不再怕它,他们总是赞美它美丽的皮毛,比月光还要迷人,没有恐惧的眼神,没有厌恶的神色,它成了神兽界最美丽的神兽。
死后,冥王给了它一个转世成*人机会,它可以选择世界上最富有的,也可以是最高贵的人,它都没有选择,它选择了成为阿尔缇妮斯的孩子,无论她是何种身份,它永生永世都要保护她,尊敬她。
而如今,它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再等待万年后,它终于实现了。
母后,我会好好保护您的。 永生永世……

如果你知道 在米色的阳光后面也有一片看不见的黑暗

  
野兽被禁锢在森林深处的古堡,冰冷而孤独,但也很快就习惯。不知过去了多少年,春去秋来,花落花开,院子里其它花瓣全部都凋零落下,化作泥土,唯独这株玫瑰常开不败。可是,他的爱情也一直没有到来。没有姑娘家会去森林里玩耍,就是偶尔迷路遇见野兽后也会惊恐地落荒而逃。恐怕要这样过一辈子了吧,野兽逐渐放弃了希望。
古堡上爬满了藤蔓,野兽的脸上也生出了苔藓。他从来都不敢用羽忆琪留下的镜子,据说这面镜子能见到自己想见的人,但还有什么人是值得他牵挂的呢?
森林里的小动物慢慢习惯了这座突如其来的古堡,也慢慢熟悉了古堡中那个丑陋却不凶猛的野兽。它们是野兽唯一的伙伴,它们会在春天给他蹭上几颗恼人苍耳,在夏天帮他挠挠身上的痒痒,在秋天为他滚来几粒饱满的果实,在冬天窝在他的怀抱静静地取暖。动物的世界其实很美丽,只是人类不知晓。
野兽从未想到自己的世界还会有人类的到来,当那个人闯进古堡向他呼救时,他竟然有种惊愕的感觉。那是个年迈的老人,衣衫褴褛,遍体鳞伤,后面是血盆大口的狮子,前面是怀抱小野兔的怪兽,他做出的选择其实并不复杂,求生欲会战胜一切恐惧。
野兽挡住了气势汹汹的狮子,狮子虽不甘心却没有胆量去挑战面前这个身形庞大的怪物,只得怏怏地退出了古堡。
“你还是留下来养伤吧,你这样出去仍然是死路一条。”在老人准备离开古堡的时候,野兽做出了挽留。
会说话的野兽固然显得更加可怕,可是老人还是选择了留下。野兽的善意他可以感受的到,与其冒死出去,还不如抓住这一线生机。

你是否还会一如既往地憧憬那种温暖

  
野兽对老人彬彬有礼,只是非常拘谨,他已经太久没有和人类相处,已经不习惯与人类一同生活。

如果你知道 在温顺的外表下猫咪也会有锋利的爪子

  
春天即将来临,万物都有着复苏的趋势,老人的伤势在野兽的照顾下渐渐好转,却仍然显得闷闷不乐。

你是否还会毫不犹豫地抚摸它

    
“为什么总是皱着眉?你在忧心着什么?是不乐意与我一起生活吗?放心吧,等你痊愈后我就会送你离开!”野兽安慰他说。

如果你知道 在美丽的森林里也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野兽

  
“不是的,我在想念着我的女儿,她是个可爱的女孩,我的失踪她一定担心坏了!”老人低下了头。

你是否还会坚持走近它

  
“用它看看吧,据说它能让你见到你想念的人!”野兽递过了巫师留下的镜子。

如果你知道 在每个幸福的童话故事里也会有王子和公主的争吵

  老人接过镜子,一个美丽的女孩顿时出现在镜中,她有着世间最美丽的容颜,却一脸愁容地望着窗外,泪水掉落在窗台的花盆,仿佛露珠般挂在盆里的玫瑰花蕾上。

你是否还会羡慕他们的生活

  野兽在老人的身后看呆了,“好漂亮的女孩啊!”他不禁赞叹道。

如果你知道 阳光背后有了黑暗 你选择停下

  “她叫贝儿,只要你让我安全回到家,我就把她献给你,我的救命恩人!”老人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他不能确定眼前的怪兽是否真的会放过他,唯有用自己人见人爱的女儿做交换的条件。只等自己回到家,任何诺言都将不复存在,村里的猎人可不会放过任何野兽。  “好吧,一言为定!”野兽笑了。

那么你永远不会知道阳光在指尖跳跃 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

  从此以后,野兽更加悉心照顾老人了,不知他从哪里弄来了一些白色粉末,令老人的伤口快速的痊愈起来。

如果你知道 猫咪也有锋利的爪子 你选择停下

老人以惊人的速度完全康复,他请求野兽允许他回家。

那么你永远不会知道 湿润的舌头舔着你的手时的信任

  “你一定要记住你的诺言!”临行前,野兽嘱咐他道。

如果你知道 森林里也有野兽 你选择停下

  老人诚恳地答应下来,眼泪汪汪地说一定会报答野兽的恩情。但他可不是这样想的,他打心眼里想把贝儿嫁给村里最有钱的少爷,一切的感恩都是揶揄野兽的借口,换取生命的代价。

那么你永远不会知道呼吸新鲜的空气 享受大自然是一种多么奇妙的感觉

  
老人回到家中,满心欢喜地筹备着贝儿和有钱少爷的婚事,早把对野兽的承诺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可是,有些残留的东西却不允许他忘记。数日后,老人身上每一道结痂的疤痕都化作一条红色的软虫,它们疯狂地繁殖着,蠕动着,蚕食着占据的皮肤,人类的力量已无法将它们赶尽杀绝。很快,老人的身体就变得千沟万壑,可它们仍然不甘心,继续往身体内部蔓延。  “巫术!,那头怪兽终究是不肯放过我!”老人撕扯着自己没有皮肤的肌肉大叫,一些软虫被他抓落下来,但马上又有新生的幼虫覆盖上去。

如果你知道 幸福的婚姻也会有争吵 你选择停下

  
人们总喜欢称超自然的力量为巫术,却不会反思是否是自己的劣行招致的因果报应。

那么你永远不会知道 被一个人呵护 彼此珍惜是一次多么来之不易的机会

  知道事情经过的贝儿毅然决定去往森林找寻野兽的踪迹,为父亲觅得一线生机。不幸的是,她也同样遇上了那头凶猛的狮子。幸运的是,在被狮子扑倒在地的同时野兽抱起了她。

孩子 我想对你说 每个事物背后都会有我们看不见的一面

  贝儿并不像父亲一般忘恩负义,她真心的感谢野兽的救助,并隐约对他有了一丝好感。她为父亲的所作所为道歉,祈求野兽能放过父亲。

或许他们看起来那么美 可是走近却没有了当初的好

   “如果你能救回爸爸的性命,我将永远留在这里陪伴你!”贝儿起誓道。  
“我并没有想要你父亲的性命,打从一开始我就想救他,我在他伤口涂抹那些药粉只是想看看他是否会遵守诺言!”

可是这些都不是阻止你前进的理由

  
“那么,请告诉我如何才能治好他吧!他就快要死掉了!”贝儿流下了晶莹的泪滴,如初见的时候一样惹人怜爱。

就像美丽的星辰上也会有尘埃和泥泞

  
“好吧,让他服下这颗药丸就没事了,不过三天后你一定要回来,否则我将会死去!”野兽递给贝儿一粒黑色的药丸。

用心去感受生活中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

  
“请你放心,为了我的承诺,为了你的恩情,三天后,我一定会出现在这里!”贝儿信誓旦旦。

尽情地享受生命中的美好

  老人服下药丸后,身体上的软虫逐渐融化成液体,流淌着将他整个身躯包裹起来,再凝固成一层红色的薄膜。老人长出了一层红皮肤,虽然怪异却足够他苟活下去。

孩子

    三天后的夜里,野兽心如死灰。贝儿终究没有出现,如她父亲一样背弃了誓言。只不过这一次,他已经没有了筹码,或许从一开始他就不应该幻想诅咒的破解。院子里的玫瑰,应该已经凋谢了吧,再也没有机会得到爱情了,他站在高高的天台上,绝望的闭上眼睛,身体向前倾去。

祝福你有一个幸福的未来

  “野兽先生!我回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阻止了他。

  贝儿站在夜色里,如星辰般照亮着四周,玫瑰花依然盛放,和女孩一样娇艳欲滴。

  贝儿的头发很凌乱,嘴角和手臂上都有血迹,她告诉野兽自己被父亲囚禁,咬断了绳索才逃离出来。

  “幸好没有遇到那头狮子啊!”她乐观地安慰野兽。

  “我一定会给你一辈子的宠爱!”野兽流着泪将贝儿拥入怀中。

  清晨的阳光在贝儿身上徜徉着,温柔地将她唤醒。她睁开朦胧的双眼,一个俊美的男子正在床边微笑着看着她,眼里满是深情。

  “你是谁?野兽先生呢?”贝儿惊恐地叫道。

  “嫁给我吧!”在诉说完事情的始末后,已经变回王子的野兽单膝跪地。

  贝儿用力点了点头,留下了幸福的眼泪。

  

  古堡已经变成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器皿摆设变成了女仆,家具树木变作了骑士,这是个生机勃勃的王宫。如期举行婚礼也异常的盛大隆重,连森林里的小动物都赶来参加这场盛宴。一对新人拥抱着,亲吻着,诉说着一生的誓言和永远的爱恋。

  然而,玫瑰花,还是没有凋谢。

一年的甜蜜生活转眼即过,第二年的春天,贝儿有了身孕。最初王子很是喜出望外,整天陪着贝儿嘘寒问暖。但短暂的寂寞却足以摧毁永恒的誓言,王子开始与宫内年轻漂亮的宫女苟合,从最初的躲藏遮掩到后来的堂而皇之,丝毫不忌讳贝儿的感受。

   “你说过要给我一辈子的宠爱,现在算什么?”贝儿责问道。

  
“瞧瞧你那丑样,我连和你在一起呆一分钟都觉得恶心!我是个尊贵的王子,怎么可能一辈子只爱一个女人,你乖乖地为我生下孩子,我可以让你做永远的王后,否则你就给我滚出去。”王子把那面魔镜扔给贝儿。

  贝儿默默地拾起镜子,就当作是最后的纪念吧。她流着泪,无声地离开了王宫,这里从来都不属于她,一切只是个荒诞而美丽的梦,梦碎人醒,就无需继续纠缠。

  贝儿没有回家,她深知自私的父亲一定不会重新接纳她,一直以来她只是父亲招揽钱财的工具而已。她在森林的暗处搭建了一个简陋的茅屋,虽然难以遮风挡雨却总算有个栖身之所。

  数月后,贝儿诞下一名婴儿。这是个奇怪的孩子,刚出生就有着野兽般凶狠的眼神与尖锐的指甲。

  不知过去了多少个春夏秋冬,贝儿的头上生出了白发,脸上爬上了皱纹。孩子也越长越大,他四肢着地行走,嘴里满布锋利的兽齿,不时发出几声令人胆战心惊的嘶吼。他开始捕食小动物,连凶猛的狮子都要惧他三分,他眼里的杀气足以吓退所有猛兽。只有面对贝儿时,他是温柔的,他深爱着自己的母亲,不允许她受任何委屈。他会用动物的皮毛为贝儿缝制一件过冬的大衣,也会因贝儿的不高兴而学习食用野果。他就是贝儿的保护神,任何风吹雨打,野兽袭击的时候,他都会用生命捍卫自己的母亲。

  母子俩相依为命,其实也算是种幸福。只是,孩子也会忆起父亲。

  “妈妈,为什么我没有爸爸?森林里所有动物都有爸爸的啊!”孩子可怜兮兮地问道。

  贝儿不忍心告诉他真相,却也不愿欺骗他,只好递给他那面镜子,告诉他能在镜子里看见爸爸。

  镜子里的男子依然风度翩翩,养尊处优的环境令他并未老去。他左拥右抱,桌上摆满八珍玉食,华美的殿堂明显和破旧的小茅屋形成鲜明对比。

  “爸爸住的地方好漂亮啊,我也想吃那些好吃的东西,妈妈你能带我回家吗?”孩子乞求道。

  那么多年了,孩子从没有向自己要求过什么,再说虎毒不食子,王子无论如何都会认回自己的孩子吧,贝儿这样想道。

  于是,贝儿带着孩子踏上了那段深埋在记忆的路。翻开沉痛的过往,她只是不愿让孩子再这样生存下去,她只是想把孩子交付给王子后就离开。

  王宫的骑士都畏惧于孩子凶狠的眼神,在孩子嘶吼几声后再不敢阻拦,自动让道。很快,贝儿重新见到了王子。

  王子显然很不满外来者的打搅,正欲大发雷霆的时候,他认出了贝儿。

  “你当初不是很坚决的离开么?现在活不下去了,要求我收留你吗?看着你这张老脸,我就想吐!”王子肆意地嘲笑着贝儿。

  “我只是想你收留我们的孩子,我马上就走!”贝儿低声下气。

  “带着这只怪物滚,我不会承认这样的儿子,这太令我丢脸了!我永远不想看见你们!”王子越说越生气,把贝儿推倒在地。

  孩子看见母亲受欺负,冲上前去护住她:“爸爸,不要欺负妈妈!”

  “你不配叫我爸爸,我就是要欺负她!怎么了?”王子伸出脚猛踹地上的贝儿。

  孩子发怒了,他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叫,眼睛里迸发出强烈的仇恨,他如猛兽般把王子扑倒,用尖锐的爪子撕扯着王子的身体。

  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当王子的外皮被撕开后,里面竟出现一具野兽的身体,它钻出那副毫无生机的皮囊,如当初一样,黝黑粗糙,冰冷绝望。王宫里的一切随之消失,重新变成一座死气沉沉的古堡。

  野兽惊慌地环视着自己的身体,用爪子撕开着自己的皮肤,可惜没有再次的奇迹,回应它的只有淋漓不尽的鲜血。

  野兽绝望地大叫着爬上了天台,这一次,没有人挽救他的死亡。其实,最大的悲哀并非从天堂到地狱,而是从地狱到天堂后重新坠入地狱。

  院子里的玫瑰花,终于凋谢。其实,诅咒一直都未被破解。在玫瑰花凋谢之前,学会爱与被爱。玫瑰花的生命就代表着王子的一生,而爱情,确是需要用一生来经营的,断不能半途而废。

  “那么,在你们美丽的外表下面,你确定没有藏着一具野兽的身体吗?”羽忆琪讽刺地说。

Leave a Comment.